Interview with Asian Art Museum director Jay Xu 采访: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

原文发布于艺术新闻中文版:http://www.tanchinese.com/interview/18475/

   ▲   布伦戴奇与其收藏的珍贵文物

 布伦戴奇与其收藏的珍贵文物

旧金山。作为美国境内最大的亚洲艺术展示机构,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7000多件基础馆藏来自于芝加哥实业家、前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他与亚洲艺术结缘自1935年国民政府在伦敦百灵顿堂举办的“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布伦戴奇继而收藏了全世界最早有年代的中国佛像“鎏金铜佛坐像”和商代晚期青铜酒器“小臣艅犀尊”等珍贵文物。这些藏品最终通过旧金山市民的成功游说,于1966年落户金门公园。

位于市政中心的亚洲艺术博物馆新址经意大利建筑师盖·奥伦蒂(Gae Aulenti)设计,将原市立图书馆改建成了一座具有欧洲学院派建筑风格和现代化设施的博物馆,并在2003年对公众开放。亚洲艺术博物馆现任馆长许杰是第一位担任美国大型博物馆馆长的华人,他的目标是“使亚洲文化成为美国主流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清朝,肉形石,海涛莲瓣纹金座,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

 清朝,肉形石,海涛莲瓣纹金座,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

 

Q: 李安琪

A: 许杰,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

Q:可否谈一下“皇帝品味”这一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合作的展览的缘起?

A:在馆庆50周年时展览皇家的收藏是最合适不过的。中国皇帝的收藏如今一分为二。大部分在北京故宫,有非常重要的另一部分随国民政府落脚台北,并在60年代建立了台北故宫博物院。从2009年起,我便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开始互动,到后来确认选题、敲定作品,谈判持续了将近6年。终于在馆庆之际得以展出历史上宋元明清9位皇帝:北宋徽宗,南宋高宗;元忽必烈;明永乐、宣德;清康熙、雍正、乾隆——和慈禧皇太后的收藏精品。我们争取到了鲜少对外公开展示的文物,包括玉文化经典“肉形石”。

 

Q:博物馆在今年宣布了2500万美金的新翼楼建设计划,哪些馆藏会在这个新空间内陈列?未来在这里举办的展览和公共教育项目又将会有怎样的侧重?

A:新翼楼陈列馆藏的侧重之一,就是将当代艺术介入古代艺术。未来,我们在展示汉代艺术时,会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把属于同一时期的古罗马帝国艺术进行对比,在全球语境下对中华文化进行考量。而刻有铭文的“小臣艅犀尊”在3000年前的商代晚期被铸造时,就是一件高科技产品。即使无法恢复当年的制造环境,但是在新翼楼内,我们将利用其原理复原部分过程,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当然,内容的取舍还是在于观众。亚博馆要做的是对艺术品进行多层次诠释,提供可被自由组合的教育内容,最终让观众来导演参观的过程。

   ▲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扩建新翼楼后的效果图,图片来源:wHY.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扩建新翼楼后的效果图,图片来源:wHY.

   ▲   许杰与“小臣艅犀尊”,小臣艅犀尊是以犀牛为造型的商代青铜器中历史最久远的一件,其腹内铸刻的27字铭文记录了当年一段商王征伐夷方的历史,图片来源:Asian Art Museum

 许杰与“小臣艅犀尊”,小臣艅犀尊是以犀牛为造型的商代青铜器中历史最久远的一件,其腹内铸刻的27字铭文记录了当年一段商王征伐夷方的历史,图片来源:Asian Art Museum

Q:在过去的2年间,除展示古典艺术馆藏之外,亚洲艺术博物馆还举办了如“绚丽”(Gorgeous)、“中华廿八人”(28 Chinese)、“初观” (First Look)等古今艺术品对话的展览。这样的展览形式在近期全球各大美术馆中也屡见不鲜,例如在巴黎大皇宫举办的“连续撞击”(Carambolage)。亚洲艺术博物馆站在何种角度参与当代艺术的展示?

 A:当代艺术策展人用其独特的思维为观众创造的是一个可以自由领略艺术的空间。如“绚丽”中,策展人以个人的口吻在说明牌上陈述见解,而非常见的灌输性方式。新翼楼扩建后,亚博馆会带来更具有规模和更有前卫意义的当代艺术展览。

   ▲   在展览“绚丽”中,珍妮·安东尼(Janine Antoni)作品《舔舐与涂抹》(Lick and Lather)的说明牌这样写道:“想像你正在舔舐着一个巧克力版本的自画像雕像…咽下的是什么?是你的表面,还是自我?” 图片来源:Asian Art Museum

 在展览“绚丽”中,珍妮·安东尼(Janine Antoni)作品《舔舐与涂抹》(Lick and Lather)的说明牌这样写道:“想像你正在舔舐着一个巧克力版本的自画像雕像…咽下的是什么?是你的表面,还是自我?” 图片来源:Asian Art Museum

Q:亚洲艺术博物馆目前在当代艺术方面的展览和购藏方向又是怎样的?是否会对亚裔,尤其是旧金山本地的艺术家进行相应扶持?

A:在2015年的当代艺术馆藏展览“初观”中,亚博馆展示了如日本艺术团队teamLab的数字动画、杨泳梁的录像《极夜之昼》、韩国艺术家具本昌的新媒体和静态摄影。艺术和科技的结合是亚博馆和其他众多美术馆在探索的方向,也是我们下一步收藏的重要部分。

   ▲   方璐作品《恋爱的人就是艺术家-第一部》曾在2015年“中华廿八人”中展出,四频录像装置,2012年,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方璐作品《恋爱的人就是艺术家-第一部》曾在2015年“中华廿八人”中展出,四频录像装置,2012年,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本人所有

   ▲   鄢醒作品《谋杀电视机》曾于2015年在“中华廿八人”中展出,双频录像装置,2012年,图片版权归属艺术家所有

 鄢醒作品《谋杀电视机》曾于2015年在“中华廿八人”中展出,双频录像装置,2012年,图片版权归属艺术家所有

无论艺术家的种族和肤色,只要其作品与亚洲在内容或是媒介上有关联,也是我们的扶持对象。比如在中国书画厅,现居旧金山的印裔艺术家Ranu Mukherjee以博物馆馆藏为灵感来源,正在进行3个循序渐进的装置艺术创作,展至今年8月14日。(撰文、采访 / 李安琪)

原文发布于艺术新闻中文版:http://www.tanchinese.com/interview/18475/